三国演义

小说是有感情倾向的,没有感情倾向的小说不足为小说。固然理性来讲“春秋无义战”三国亦无义战,但如果《三国演义》没有一个“倾刘反曹”的感情基调,那么就调动不了读者的感情,在情节流动上也没有了主线,这还是能够流传至今小说吗?而史书是什么?它是追去绝对客观的,即使小说在情节方面百分之百遵循历史,也不能改变小说本质上与史书的不同。也就是说,如果你一定要把小说当作历史来读,情节也是百分之百之历史,你还是怀着一种感性理念来读,而对于历史,却是要理性的。情节这种表面的东西尚可改变,但小说这种艺术形式本质上的感性意识,与历史是完全背道而驰的。这时你让罗贯中写一部完全遵循历史的通俗文学,那他的作品就是史书的白话译本了。

 《三国演义》是一部什么作品?,它是一部小说,属于通俗文学。它并不是纪实性作品,小说通过高度艺术手法来反映社会矛盾。它的出发点不在于记叙历史,所以读者没有任何理由要求《三国演义》的一切叙事与人物面貌符合历史。

周兆新在《论两种性质的历史剧》的开篇就说到“熊猫有点像猫,但不是猫,是熊的一种。(笔者按:虽然不符合现在自然科学的解释,但理解当中的意思即可,请勿较真)历史剧取材于历史,但不是历史,而是艺术的一种”这里的历史剧换成历史小说也是恰当之极。而着名历史艺术家大仲马说“历史是什么?就是给我挂小说的钉子呗”诚然如是,只要挂的住,钉子下面挂的是什么所决定的。比起禇人获的《隋唐演义》,《三国演义》在尽可能叙写真实历史的前提下仍能够塑造鲜活的人物形象,罗贯中也不失为一个优秀的小说家。

有人说了,《三国演义》是历史小说,要遵循历史。的确,比起《水浒传》把原型为三十六人骚动的宋江起义发展为规模壮阔的梁山泊大起义,我们对《三国演义》遵循历史程度要求要更高。但历史小说终究是小说,比起其他小说,历史小说只不过以历史为背景,塑造的人物形象往往为牵动历史进程的重要人物且叙事范围多围绕着政权的运作,仅此而已。只要叙事范围不违背历史发展的大规律,任何所谓的“歪曲”是被允许的,为了塑造鲜活的人物形象,作者发展历史情节不仅是无可厚非的,也是必要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