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田阳县布洛陀文化遗址研讨会上的发言

在田阳县布洛陀文化遗址研讨会上的发言

中央民族大学原副校长、教授梁庭望

2002年9月16日

多少年来,布洛陀一直是我们心中崇高的祖先形象。我们很多同志为寻找这个形象的有关遗址已经经历了好多年。现在,我们终于实现了这个愿望。我们应该感谢古笛先生和谢寿球总编,也特别感谢百色地区和田阳县的领导。如果没有古笛先生艰苦的寻找,就不会有这样的发现;如果没有百色地区、田阳县领导的支持,这个工作也搞不起来。应该说,地区和田阳的领导在这方面思想是超前的。所以在正式发表我的意见之前,非常感谢这些同志和有关的领导。下面我想就几个问题谈谈个人的看法。

一、布洛陀是什么?首先,“布洛陀”这三个字是汉字记音,我得到的材料有三个意思:1、我用武鸣的标准壮话说叫做“布罗多”。“Baeuq”是人的量词,“rox”是知道,“doh”是都知道。即一个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智慧老人。2、第二个含义壮话叫“Baeuqroegdaeuz”。“Baeuq”是红水河一带一个特有的壮语,是对年纪比较大的老人的称呼,“roeg”是鸟,“daeuz”是首领的意思。布洛陀是鸟首领、鸟部落的首领或者鸟部落联盟首领或者鸟部落联盟酋长、鸟部落联盟领袖。3、第三个含义壮话叫“Boux
luegdoz”。“Boux”意义同上面一样,“lueg”是山谷,“doz”是山谷的名称。目前我看到的就有这三种含义。那么,三者是否有矛盾呢?哪个标准?我的看法是:这三种含义是从不同的侧面对祖公的描写。像“智慧老人”这个名称是从人的素质的角度描述的,即布洛陀是山谷无所不知的鸟部落的领袖,或鸟部落联盟的领袖。这三个名字反映了布洛陀的本质。

其次,我讲讲布洛陀的来历。这来历包括神话中的布洛陀和现实中的布洛陀。按壮族的神话传说,壮族的祖先有“三王”或“三兄弟”,又叫“壮族的三大神”。第一大神是雷王,即天神;第二大神是布洛陀,即地神;第三大神是蛟龙,即水神。这三大神管理整个宇宙。还有另一说法是“四大神”,即加上一个老虎是管森林的。这三个大神是父系氏族时代壮族祖先还处于狩猎采集时代的酋长的代表或化身。这几个大神的后代都演变为农业民族,种水稻,所以布洛陀文化实质是稻作文化。另一神话还说,在四大神里,蛟龙是小妹妹,前面有三个大哥,老虎是老三。老大雷王和小妹蛟龙私通,私通后由于血缘太近生了个怪胎,这个怪胎就是青蛙。这是用神话的方法来演绎壮民族从采集渔猎进到稻作的时代。为什么我在山上特别注意石柱上有青蛙的雕刻?因为那是布洛陀的后代。实际上,我认为布洛陀是先秦史籍所记载的壮族两个大的来源中的骆越部首领的化身。“骆”是鸟的意思,就是骆越这个部落联盟的化身。骆越分布在哪里呢?你们看《壮族通史》就知道西瓯在现在的郁江、柳江以东,达到肇庆、连山。骆越的分布达到了红水河的中上游和整个右江流域。。这些地方是鸟部落繁衍的地方,因此布洛陀作为鸟部落的首领在这些地方繁衍是符合古书记载的。布洛陀的神话传说的意义归结为四点:第一是开天劈地。布洛陀把天地打开了,为人类创造了一个生存的空间。第二是创造万物,包括人类。第三是安排次序,如草木不自己走动,虎不下平阳,蛇不横大路,狗不坐板凳,鸡鸭、猪狗、牛马不做夫妻,等等。总之天地万物造出来了,不能乱七八糟地摆放,一定得有个规矩。第四是排忧解难。遇到什么困难就去找布洛陀。壮族的地区在古代时很热,到宋代时广西仍被称为“大法场”,即瘴气杀人的地方。布洛陀把自然和人类的各种困难归纳为三百六十怪,七百二十妖。谁来排忧解难?布洛陀。这四个方面的核心是创造,用现时的术语叫做创新,即不断创造新事物。创造或创新是布洛陀精神的核心,也是壮民族精神的核心。一个民族不创新就没有前途。这就是我们纪念布洛陀的意义所在。

二、布洛陀和田阳有什么关系?根据各位专家的论证和我的了解,我们基本上可以肯定:田阳是布洛陀的家园,根在这里。当然,壮族的部落很多,但在其他地方已经难以找到痕迹了。田阳起码有四个方面可以认定这里是布洛陀的家乡,是壮民族的精神家园。第一是环境。敢壮山附近一马平川,还有一条河,想住有山洞,想吃有物产,想喝有右江水,哪找这么好的地方?自然环境适合于人类繁衍,这种地方在壮族地区是不多的。第二是人文景点丰富。今天我们考察敢壮山,发现有很多山洞,还有两处水源。我初步计算,敢壮山能够容纳一个部落。按照我们的社会调查,一个氏族大概有二十人左右,达到三十几个的很少。十几个人挤一个小洞足够了。若干个氏族合在一起就变成一个部落,这里可能是壮族的祖部落。按照原始社会人类发展的情况,鸟部落是祖部落,是壮族最有威望、最强大的部落。这个部落的姊妹部落很多,正好跟黄明标副主任得到布洛陀的子孙从这里分到各个县的情况不谋而合。这是民族学的材料跟民间的故事不谋而合。人数多,分到各个县,到一定的时候一起来祭祖先,非常顺理成章。第三是民族风情。光有景观是不行的,还有相关的民族风情,包括这里的祭祀活动,还有田阳有这么多的《布洛陀经诗》,也包括其他的民间故事、传说,在节日的仪式里念《布洛陀经诗》等一系列的民俗,布洛陀文化氛围非常浓厚。第四点是关于民族的分布、形成的情况。新石器时代两万年到几千年前正是布洛陀时代,在田阳据说是有八个新石器古人类遗址围绕敢壮山,非常密集。像这样密集的考古点在广西不多。古人类的后人是呆在田阳还是跑了呢?我们从现在得到的有关史料没有发现过这一带人类大迁徙。从战国时代到现在,这个地方是个大姓最稳定的地方。战国时代有句町国,西林曾出土其君王铜棺,轰动一时。后来是岑姓的天下。壮族几个大姓的分布我简单讲一讲:桂东南的“宁”姓,这个姓占领了郁江以东到合浦北海一带,隋唐以前兴旺一时。然后是“冼”姓,冼氏族人在高州到雷州半岛。第三是“莫”姓,在柳江上游,就是南丹一带。接下来是“农”姓跟“黄”姓,左江流域是他们的地盘。红水河中下游韦姓雄据。右江是“岑”姓势力范围,“岑”姓势力很大,据说祖先是岑彭,汉朝的大将。这说明汉代就有岑家。明代自不用说,整个桂西都是岑姓的天下,清代还出了两个大臣。从战国时代到清代,这一带人才辈出,我看不是偶然的,这块土地没有变,还是那些人。我对“岑”姓的“岑”字产生怀疑,这个字在古壮字里有两个意思:一是用手来抓,另外一个是“gamj”即山岩。将来可以研究“岑”姓是不是跟山岩有关。从民族的迁徙来讲,我们可以说布洛陀时代以来,他们的子孙在这里生活,并没有大迁徙,也没有外来的民族大举入侵。

三、我简单讲建设敢壮山的条件。我认为敢壮山作为壮民族的精神家园、布洛陀的发祥地,确实比较合适。为什么呢?一是环境优美、人文资源深厚、群众支持。环境和人文资源大家看了材料都很清楚,我不讲。如果没有那么多群众来烧香、祭拜,我们要找一个祖公也不容易。敢壮山的这个条件是我走过的壮族地区所没有发现的。烧香是有,但这么大规模的朝拜我只在藏族地区见过。第二是交通方便、实力雄厚,可以吸引人。如果你找到布洛陀祖先的发祥地是在一个很偏僻、交通极不方便的地方,你也没办法把客人引进去。这里交通非常方便,铁路从下面经过。今天黄凤显副校长说,我们这个老祖宗选这个地方太有眼光了,给我们后人留下了一笔财产,太方便了。铁路、公路、连飞机都有了,哪找去呀?所以,这个地方要建成一个壮民族的精神家园,人家要来朝拜,进不去是很麻烦的。第三是将民间对布洛陀的崇拜升华,发展经济,造福百姓。现在我们老百姓纪念布洛陀是纪念老祖宗、怀念老祖宗,对老祖宗创业的一种追忆。但是在这个会上我们不能不讲,里面不是一点迷信的成份都没有,是有迷信成份的。我们在座的大概都信马克思吧,不信神,但是祖宗还是要的,但要升华到弘扬壮民族的创新精神,与时代精神接轨。正如刘副专员讲的我们要官助民办,里面实际包含着把对布洛陀的纪念升华到一个新的境界,不是简单的拜神,而是升华到纪念我们的祖先。在这基础上,布洛陀文化遗址的开发要跟现代接轨,完全搞古的不行,在这个条件之下发展旅游经济造福百姓。第四,建设敢壮山的一个有力条件是领导重视,我认为这是很重要的条件。

那么,建设敢壮山的意义在哪呢?我认为一是增强壮民族的凝聚力。这个民族太散了,它的部落也是很多的。瓦氏夫人去抗倭是有双重意义的:一是为国家出力,是爱国主义;另一个是恢复家族的荣誉。壮民族一不搞分裂,二不搞独立,搞凝聚力就是壮民族团结在一块,跟别的民族也要团结,建设我们的家园。第二是要发展。我们要继承布洛陀的创新精神,一个民族要发展就要创新,没有创新这个民族就不会发展。壮族人口跟澳大利亚差不多,但我觉得我们这个民族现在对国家的贡献跟民族的人口是不相称的。我们应该多做贡献。我们搞这个精神家园并不是为了单纯地拜一个古人,而是为了发展,要创新。

四、最后,我提几点建议,仅供参考。第一点,保护与开发同步进行。第二,社会效益跟经济效益兼顾,所谓文化品牌实际包含着双重意思。第三,政府跟民间相结合。现在我们拟立项,我感觉非常对。别的地方多数也是这样做的,做得怎么样各地不一样。宁夏不是曾有个西夏王朝吗?西夏王朝有坟墓,那些坟墓也不高,大概两三米,直径大概也是几米。那些坟墓我去看过,里面全是空的,什么东西也没有。现在他们要把这些空的坟墓修缮以吸引游人。我看,我们敢壮山洞比那些坟墓好多了。第四,深层开掘跟舆论导向相促进。深层开掘就是我们在做旅游宣传的时候,要重文化内涵。因为这个地方的优点就是文化内涵,文化积累很深。如果纯粹搞一个庙,再辉煌也比不过塔尔寺。过于辉煌也失去了意义。我们靠什么来吸引人呢?就是靠它的文化内涵来吸引。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才能做宣传,第五、敢壮山与其它景点相匹配。把若干景点如瓦氏夫人墓、考古发掘点等串在一起,增加文化厚度,可搞若干景点一日游。另外,有些提法我们要讲究准确。举个例子:现在我们的语言系属要这样讲,即汉藏语系壮侗语族壮傣语支。还有我们要研究一下,现在它是壮族的一个精神家园,但是我们不要扩大到别的民族,比如说其他民族几千万都是壮族,不要这样讲。不要讲别的民族,也不要讲外国人,要避免矛盾。即两个矛盾:你把布洛陀强加给别的民族就不好办了,你强加给泰国人也不好办了。如果他认为是他的祖先,他愿意来拜,我们非常欢迎,但是不强加给他们。这涉及到外交问题。类似问题我们都要研究,说话要有分寸。比如我可以说布洛陀在田阳,是壮民族文化的来源,如果想多加一句话可以说,有些民族也把布洛陀当成他们祖先,哪个民族我根本不讲。如果你点某个族也是供布洛陀,万一那个族出来说我那个报陆陀不是你那个布洛陀,那就闹矛盾了。所以这些术语都涉及到民族关系和外交。我为什么强调搞研究呢?就是这个意思。我们搞研究,那宣传才有针对性。谢谢大家。

图片 1

梁庭望在田阳县布洛陀文化遗址与国家民委原主任伍精华交谈

图片 2

梁庭望在布洛陀文化旅游节贵宾席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