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最清廉的反腐斗士瞿鸿禨

图片 1

瞿鸿禨人,从小在父亲的严督下,满怀报国之志,刻苦用功,在17岁就考中秀才,21岁考中举人,22岁又考中进士,进入翰林院。光绪元年大考翰林,瞿鸿禨考列一等第二名。此后20多年,瞿鸿禨曾两次担任考官,四次担任省级学政,足迹遍及五个省份。当时,翰林院以派学政为肥差,很多爱钱的官员早已发财。瞿鸿禨担任各省学政时,只一心一意选拔人才,拒绝一切铺张浪费,谢绝一切请客送礼,严厉禁止手下以教育为名对地方进行索扰。就这样坚持了20余年的瞿鸿禨,其清正廉洁的官风终于被天下人所称颂,其官职也从四品的侍讲学士渐渐升到二品的礼部右侍郎。

很快慈禧便下旨调邮传部尚书岑春煊为两广总督,赵启霖也被革职,二十天后,翰林院侍读学士恽毓鼎奏参军机大臣兼外务部尚书瞿鸿禨怀私挟诈等罪,请予罢斥,奉旨:“瞿鸿禨着开缺回籍,以示薄惩,所参事件,交孙家鼐和铁良查复。”至此,“丁未大参案”以瞿鸿禨和岑春煊彻底失败,袁世凯和奕劻完胜而告终,也彻底奠定了袁世凯在清末无人能撼动的地位。可见,慈禧最看重的并不是朝臣是否清廉,而是看他们是否绝对忠心,可最讽刺的是,恰恰是他所信任的袁世凯最终逼迫清廷退了位,

图片 2

但慈禧深知奕劻和载振父子二人在其中是不干净的,可就在此间,奕劻和袁世凯又通过李莲英等人,向慈禧渗透岑春煊和瞿鸿禨倾向新学、同情新学的意思,并说他们与流亡海外的康梁等保皇党有联系。据说,奕劻在此间曾利用与慈禧独对的机会密奏岑、瞿二人的野心,指证他们企图引进维新派人物,阴谋篡夺慈禧政权,好为戊戌政变翻案。这些话正是最能戳中慈禧心窝的,所以即使奕劻所说的只是一些虚构诬砌的莫须有之言,慈禧却不敢相信其必无,后来再加上岑春煊与梁启超等人的所谓合影照片,更是坚定了慈禧必须打压他们的决心。于是,独对时的定议是先将岑春煊调出,即0使岑不肯去,亦别有“对待之术”。至于瞿鸿禨,虽然暂无严谴,但慈禧对他已无好感。

众所周知,满清末期是一个极其腐败的时代,清朝最后的灭亡,也是亡在了腐败上。因此很多人可能都曾经幻想过,如果当时执掌最高权威的慈禧太后老佛爷,能擦亮眼睛让一二个廉洁超能的贤臣辅佐,向满清腐败的吏治开刀,上演一场雷霆万钧的整风肃纪行动,晚清的吏治不就能得到肃清,从而避免那么快灭亡吗?其实不仅是很多普通人曾抱有过这种幻想,就连满清最后的大清官,军机大臣瞿鸿禨也曾这样幻想并付诸过具体行动。

1900年义和团运动爆发,八国联军打进北京,慈禧太后带着光绪皇帝仓皇逃到西安。随扈的军机大臣载漪、刚毅、启秀、赵舒翘四人因袒拳助乱的罪名同时被罢黜,清廷中枢只剩下荣禄和王文韶,慈禧只得和荣禄商量调选哪些人进入军机处办事。瞿鸿禨被荣禄推荐,由礼部右侍郎升授都察院左都御史,改工部尚书,命之前往陕西行在供职,后慈禧经过对一众大臣进行考察,确定提拔52岁的瞿鸿禨正式进入军机处。

荣禄死后,慈禧又进一步调整了军机处人员,她决定由庆亲王奕劻“领枢”,并增加了鹿传霖与荣庆二人,但由于瞿鸿禨文笔最好,慈禧又很信任他,便仍由瞿鸿禨担任军机处的秉笔。自此,瞿鸿禨和奕劻成为接触最多的同僚,二人的明争暗斗也由此展开,并逐渐形成瞿鸿禨和岑春煊共同对付奕劻和袁世凯的局面。

光绪三十三年,先由岑春煊借陛见慈禧之机直陈吏治腐败之弊,紧接着再由御史赵启霖奏参新任黑龙江巡抚段芝贵夤缘无耻,先以购献歌妓杨翠喜迎合贝子载振,继从天津商会王竹林处措银十万两馈献庆亲王奕劻,因此谋得黑龙江巡抚职位。慈禧对此非常气愤,急命载沣及大学士孙家鼐查复此案,可惜年轻的载沣到袁世凯处核查时,却被袁世凯以新法审案的办法蒙混过去,落得查无实据的结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