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社会病需寻求治本之计

By admin in 未分类 on 2019年10月23日

正在举行的全国“两会”上,来自汽车业的多名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出了诸多有关汽车业的提案、议案。和以前相比,汽车业提案、议案现在较少涉及行业的具体发展策略,而更多着重寻求汽车社会的治本之计,包括全面出台综合治理汽车社会的国家规划、完善大气质量立法以及外商投资规则等,以促进汽车业更可持续的发展。

王凤英:提早综合治理“汽车社会”

长城汽车总裁王凤英再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她今年提出了三份提案,分别是关于加强汽车社会和谐发展综合治理、加强汽车海外投资建厂的政策指导和服务支持,以及完善汽车技术研发自主创新的激励机制的建议。

面对“汽车社会”的迅猛呈现及带来的交通、环境等一些列压力,王凤英建议从顶层设计出发,全面规划汽车社会综合治理举措。中央政府层面,在制定与汽车有关的政策时应该以汽车社会为出发点,建议政府注重汽车产业政策与汽车社会政策的兼容性,在顶层制度方面明确今后10~20年我国汽车产业发展和汽车社会建设的方向。而在地方政府层面,她建议各地政府在推进城镇化建设中,尤其注重将交通战略和运输规划纳入城市规划中。

在汽车出口战略方面,王凤英建议,政府应基于中国汽车国际化的长远规划:建立“奖优罚劣”机制,主导建立海外风险信息及防控平台;进一步加快国家相关立法步伐,出台配套的体系政策,比如,加快制定和完善《海外直接投资法》,成立专门的管理境外投资的机构,进一步完善海外投资企业的监管机制,建立海外直接投资保险制度;提供配套金融支持,提供更多更优惠的信贷和资金支持。

李书福:尽快推动大气质量立法

全国政协委员、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提出,有必要以目前整治大气污染为契机,梳理现行所有相关法律法规,适时加以修改和完善,争取早日与国际标准接轨,尽快建立、健全我国大气污染防治的标准体系和法律法规,尽快推动大气污染防治立法。

在具体措施上,李书福认为,现有的《环境保护法》和《大气污染防治法》对中国大气质量的保护没有产生应有的作用。因此需要再次查缺补漏修订完善;国家环保部根据大气质量法对全国各地大气质量进行实时监控,每年评估,结合各地碳排放总量进行碳排放交易,提高大气不良地区的碳排放成本;提高所有以含碳化石燃料为能源的机器设备、设施的排放标准,降低PM2.5总量。

在另一个提案中,李书福针对国内城市出租车行业的现状,通过对国内外该行业市场准入标准与制度对比,提出建立统一的城市出租车市场准入标准与制度,促进出租车市场有序发展的建议。他还认为,无障碍出租汽车是侧重为特殊群体服务的出租汽车,应成为我国各城市出租车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应加快制定无障碍出租车标准、明确各城市无障碍出租车在出租车中的比例;国家应大力提倡使用能满足城市出租车需求的低速新型电动车,对传统出租车置换新型电动出租车的要给予政策鼓励;政府部门要改变观念,用加大财政投入和推向市场经营的方式,使出租车行业脱离经营权价值的纠缠,彻底摆脱受垄断势力左右的尴尬境地;另一方面,严格准入标准,放宽准入形式,主要由市场决定出租车数量。

永利皇宫 ,李维斗:限制以规模扩张为目的的合资

一汽集团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兼长春市工商联主席李维斗是全国政协委员,他提出建设汽车工业强国的几点建议。李维斗提出,金融危机后,汽车强国对汽车产业更加重视,新举措将带来的新技术壁垒和反倾销反补贴贸易保护。在此背景下,我国应该更加重视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政府应发挥在汽车产业发展中的战略引领作用。

他认为,要从政策上限制以规模扩张为目的的外资进入或合资延期;严控一家外资车企在中国拥有两个合作伙伴;提高外资在技术方面对自主汽车的贡献度。在消费层面,继续加大对低能耗、低污染、小排量、新能源汽车的消费引导。在产业层面,加快推动产业结构调整和兼并重组,打破整合中的地方保护主义。

此外,中国汽车产业的弱势在于核心技术和关键总成的落后,目前的发展路径主要靠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李维斗建议政府鼓励并引导国内汽车企业到世界主要汽车生产国设立研发机构,鼓励收购国外的研发机构,加大海外领军人才的引进力度,利用全球先进技术和优秀人才,加速实现自主创新能力的赶超。

晏平:建议国家补贴国四中重型车辆

全国人大代表、广西玉柴机器集团董事局主席晏平提出,“国家必须通过终端购车补贴政策拉动中重型商用车的排放升级,增强自主品牌商用车的竞争力,进一步有效控制和降低机动车尾气排放。”

晏平认为,相对于正在实行国四排放标准的乘用车来说,正在实行国三排放标准并迅速增长的商用车排放分担率十分明显。“虽然商用车数量比乘用车少约三倍,但是单车排气量和车行驶里程都比乘用车大得多,其总体废气排放量占比很高,据此,针对商用车的排放法规和政策应该作为机动车排放控制的工作重点。”

尽管为控制和降低汽车尾气排放,国家采取了一系列的政策和措施,但主要是在促进传统汽车排放升级和鼓励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两个方面。而针对应该作为排放控制重点的商用车方面,引导政策和落实措施才刚刚出台。商用车国四法规将在今年7月1日正式实施,从国三到国四,据测算中型车成本将增加两三万元,重型卡车成本将增加三四万元。

晏平认为,市场对于这个成本提高并非能够完全接受,今年上半年会产生国三车辆的抢购,国四实施后车辆销量下降,国四商用车的销量增长会比较缓慢,影响国四产品的成熟和相关产业的成长。“如果国家能够给予以上分析的国四中重型商用车(具体为N2、N3类别)予以补贴,应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政策制定的出发点是以鼓励的方式拉动技术和行业进步实现节能减排,之前排放法规实施时拿鞭子在后面驱赶的方式肯定会有跑偏的风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
Copyright @ 2010-2019 永利皇宫 版权所有